伊波拉 vs. 人類治療/小肥波

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/ Flickr

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/ Flickr

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不受控,就如「地溝油」事件般愈爆愈嚴重,利比里亞受感染人數更是幾何級數暴漲。截至 12.9 的通報數字,己有 4366 人染病,死亡人數高達 2218 人;世衛又估計,在疫情受控前將會有超過二萬人受感染伊波拉。

Credit: WHO

利比里亞感染人數不斷上升。 Credit: WHO

現時疫情最嚴重的利比里亞與塞拉里昂,因醫療設備簡陋、防疫意識不足,懷疑個案也特多,顯示當地對病毒並不了解。即使中美兩國分別宣布提供資金、軍事以及醫療援助應急[1] [2]。然而,遠水不能救近火。最急切的其實是研發特效的伊波拉治療方法,減低發病率與死亡數字,阻止病毒續繼蔓延。

Credit: CDC

Credit: CDC

各國已陸續進行疫苗與血清試驗。不過,大多數人心中的疑惑是:對人類有效嗎?安全嗎?

疫苗試驗

ESK 藥廠與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正在測試的疫苗,由黑猩猩腺病毒 (Adenovirus) 研發而成,因腺病毒的部份基因與伊波拉相同,能讓免疫系統能辨認其表面蛋白,加快產生對付類似病毒抗體,原理跟種牛痘醫天花相似。

腺病毒疫苗此前廣泛應用在治療瘧疾、丙型肝炎的臨床測試。而在伊波拉的臨床測試雖則只試過 25 次,效果不俗。

試驗將會在 60 位健康成年自願者身上進行。在未來 6 個月作出 9 次檢查,以確定其成效。但健康人士與患病者注射疫苗的效用差別多大,我們仍無法得知。

血清試驗

至於美國醫生薩克拉接受另一位伊波拉康復者輸血的案例,則屬於血清試驗。原理是康復期血清 (convalescent plasma) 有大量抗體,對付病毒。

這一方法早在 95 年剛果伊波拉爆發時曾使用。當年,有報告指使用血清治療,治癒率高達八成七。值得留意的是,當時只有 8 位病人接受療法,其中一名病人治療失敗逝世。 Sampling Number 太少,不能以此作準。

再者,此方法確有潛在危險。一是血清有機會有其他病菌;二是非洲的衛生惡劣,並非我們能想像得到,輸血隨時變輸命。

有危必有機,世上從來就沒有百份百安全、 risk-free 的治療方法,每個理論,都由看似不可能的想法而來。正所謂士急馬行田,在非常時期,以非常手段穩定疫情,避免伊波拉擴散至其他國家,變成全球危機。當然,到時香港人先會識驚。

延伸閱讀:
伊波拉,又有乜咁好怕?
家長反疫苗,請對得住下一代

[1] U.S. to Commit Up to 3,000 Troops to Fight Ebola in Africa – New York Times
[2] WHO welcomes Chinese contribution of mobile laboratory and health experts for Ebola response in west Africa – WHO

原刊於 Little Fat Ball

八月全球氣溫歷史新高,南極州勢更危/tc

2014.8 全球各區域平均表面氣溫。灰色地帶無數據,留意南極州西比平均高出至八度。 NASA

2014.8 全球各區域平均表面氣溫。灰色地帶無數據,留意南極州西比平均高出至八度。 NASA

美國太空總署  GISS 昨天 (9.15) 發表《地球表面氣溫分析》,八月份全球表面平均溫度為至 1880 年有紀錄以來最高。留意 NASA 的測量和 NOAA 稍後的公佈有頗大差異,而 NOAA 數據不覆蓋的兩極,正是現時全球暖化的焦點,八月份氣溫比廿世紀中後期平均高出 4–8°C。

南極州西勢更危

今年五月十二日,國際氣候學家發表兩份重要研究報告,宣告南極州西部冰川群的融解已不可逆轉,近海冰架開始崩塌,令南極州西冰蓋「不穩」。隨後,和南極州融冰有關的研究報告如融冰速度比十年前加倍接踵而來。日前另一研究指出,2002 年震驚全球的南極州 Larsen B 冰蓋崩塌是由溫暖空氣引發的。

雖然全球全年平均大氣溫度近十年升幅減少,但大氣中的溫室氣體不斷在上升,氣候系統整體吸收的熱量正加速改變氣候,對兩極的影響最顯著,包括比全球平均更高的升溫。經常被氣候變化懷疑論者用來否定科學界暖化共識的「升溫已停」,原因就包括很多氣溫數據沒有覆蓋兩極的特高升溫。

2014.8 全球各區域平均表面氣溫 NASA

2014.8 全球各區域平均表面氣溫。 NASA

NASA: Hottest August Globally Since Records Began In 1880

魚翅貿易限制 周日實施/ac

La Nuova Ecologia / flickr

La Nuova Ecologia / flickr

Now,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s paying more attention to the ocean, and the health of marine species like sharks is a good indicator of the health of this big marine ecosystem

— 《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》法律專家 Juan Carlos Vasquez

由本周日 (14.9) 開始,各國需有特別出口許可證,才可出口五種最被濫捕的鯊魚,相信有效保護海洋生態。

去年三月《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 (CITES) 》 178 個成員國於曼谷舉行的全體會議,決定將以下五種鯊魚以及所有俗稱魔鬼魚的鬼蝠魟 (Manta Ray),列入公約的附錄二,受公約保護:

遠洋白鰭鯊 Oceanic Whitetip (Carcharhinus longimanus)

Oceanic_Whitetip_Shark

鼠鯊 Porbeagle (Lamna nasus)

1024px-Lamna_nasus_noaa

紅肉丫髻鯊 Scalloped Hammerhead (Sphyrma lewini)

800px-Scalloped_hammerhead_cocos

無溝雙髻鯊Great Hammerhead (Sphyrna mokarran)

Sphyrna_mokarran_at_georgia

錘頭雙髻鯊 Smooth Hammerhead (Sphyrna zigaena)

smooth-hammerhead-shark

列入 CITES 附錄二的動植物,均因人類不可持續的捕獵與採集,有可能瀕臨絕種,而被限制其跨境貿易,以保護該些物種。而在曼谷會議前,只有姥鯊 (basking shark) 和大白鯊兩種軟骨魚綱列在該附錄。

據去年的報告,每年有近一億條鯊魚被人類捕殺, 相當於全部鯊魚的 6-8﹪。漁民捕捉鯊魚,除了取其肉、肝油以及軟骨外,絕大部份都是為獲取魚鰭製作魚翅。而95% 魚翅,是供給中國、香港以及台灣三地消耗

保育專家警告,人類過份捕獵,使鯊魚這種海洋頂級捕食者的數量迅速下降。同時,由於鯊魚要生長至成熟期,需相對較多時間,一旦數目暴跌,將難以反彈。

CITES 表示,雖然是次立例將有效保護鯊魚與鬼蝠魟,但各國應繼續警惕,因漁民有機會轉向捕撈其他魚類,以推持生計。 CITES 亦會與各國海關部門合作,在入境口岸檢查許可證和調查是否有非法鯊魚進出口貿易。

鯊魚圖片來源:Wikipedia

延伸閱讀:
無印日本賣魚翅食品 保育人士抗議
五種鯊魚受保護,限制魚翅貿易

來源:
New Protections for Sharks Take Effect This Weekend – LiveScience, 12 September 2014

文明號列車正加速奔向暖化懸崖/ac

Photo Credit: NASA's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 / flickr

Photo Credit: NASA’s 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 / flickr

We must reverse this trend by cutting emissions of CO2 and other greenhouse gases across the board. We are running out of time. — 世界氣象組織秘書長 Michael Jarraud 

世界氣象組織 (WMO) 周二發表《年度溫室氣體公報 》,2013 年溫室氣體 CO2 含量不單止繼創新高,排放量更在加速。按這趨勢,聯合國最近專家報告的「中肯」預測落空,到世紀未時,情況將會比最壞的預測更壞,可能升溫四、五度以上,引發後果不可估量的氣候變化臨界點。

公報顯示,全球暖化並未如懷疑論者所說,經已暫停或進入小冰河期。反之,暖化以更快的速度破壞地球生態。2013 年全球平均 CO2 濃度已達 396 ppm ,比 2012 年升 2.9 ppm ,上升幅度以及速度均是自 1984 年來最高。WMO 估計,以現時的速度,每年平均 CO2 大氣濃度,最遲在 2016 年突破 400 ppm 的心理關口。屆時,極端氣候將更為頻繁。

CO是全球暖化的元凶,佔總溫室氣體排放的 4/5 。相比 18 世紀工業革命前,現時的 CO 大氧濃度是當時的 142% 。其他吸熱力更強的溫室氣體甲烷與氮化物,則分別是 253% 與 121% ;海洋一直是最大的 CO「收容庫」,現時因吸收過度,海水酸化的速度,是 300 萬年來前所未見的,也危害珊瑚、藻類以及軟體海洋生物生態環境。

公報亦揭示 CO大氧濃度有 1/4 被海洋吸收,另有 1/4 被其他生態系統,如雨林等所吸收。但由於人類破壞加上大量的排放,現時各系統的吸收能力將達飽和點。而 CO2 將留在大氣中數百年,海洋更遠超這數字。過去、現在與未來的碳排放,將會對暖化、海水酸化造成極大且累積的影響。

伸延閱讀

來源:
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rise at fastest rate for 30 years – The Guardian, 9 September 2014
Greenhouse Gases Hit Record High Amid Fears of CO2 Saturation Point – National Geographic, 9 September 2014

報告:
Greenhouse Gas Bulletin –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

瑞典的環保經: 99% 廢物回收兼發電

maol / flickr

maol / flickr

瑞典,北歐第一大國,是香港人眼中其中一個人間天堂,也有很多我們值得參考的地方。其中一項是環保——現時不足 1% 的瑞典家居廢物會出現在堆填區內。

瑞典達到今時今日的成果,全賴該國早在 70 年代厲行垃圾政策,強調源頭減排,重用、循環再造以及以廢物發電為首的循環替代為次,最後才是垃圾堆填。

香港每年人均產生的家居廢物達 496.4 公斤,廢物回收率卻只有 39% ,其餘則落進堆填區。更甚的是這個數字是「發水」而來,當中有部份是海外輸入的回收廢物,實際本地回收率有無三成都成問題

對比瑞典,每年人均只製造 461 公斤垃圾,並有接近一半的家居垃圾被重用、再造。瑞典在 90 年代開始,要求任何生產商都必須負責收集、再造以及丟棄產品的費用,給它們主導權,成為更環保的企業,同時減輕納稅人的「垃圾稅」負擔。

該國另一半不能被回收重用的垃圾,則會供給全國 32 個 waste-to-energy 發電廠,以焚化方法發電。現時,瑞典全年燃燒 227 萬噸垃圾,產出相等於 73 萬噸燃料的能量,足夠提供 95 萬個家庭暖氣以及 26 萬戶電力。

這個發電方式,也促使瑞典政府從挪威、英國、愛爾蘭等地輸入垃圾用以發電,是一盤可觀的生意。

沒錯,垃圾對於瑞典人來說,是價值連城的寶藏。畢竟,每三噸垃圾就等於一噸燃油產生的能源,同時舒緩各國的堆填壓力,一家便宜兩家著。

由於垃圾堆填會釋放沼氣以及其他溫室氣體,垃圾中的毒物也很容易滲到地下水源,結果受害的還是人類自己。長遠來說,燒垃圾能減低對化石燃料的依賴,降低發電成本,也可減低對大自然的破壞。

興建燒垃圾的焚化爐,正如香港一樣,並非毫無爭議。一來,新型的焚化設備非常昂貴。再者,瑞典民眾擔心焚化爐排放有毒廢氣,吸入後會有礙健康。但瑞典環保局強調,waste-to-energy 發電廠只有極微量排放,大眾可以放心。

有人或許會問,既然有方法能消減 99% 的堆填區垃圾,為何不能解決剩餘的 1%,一了百了?要知道,有些如瓦、瓷等的廢物並不能安全地燒毀,最終還是回到原點:減少製造垃圾。

想要得到什麼,就必須付出代價。香港人投訴堆填區逼爆,卻不想起焚化爐,但又嚮往北歐生活。正宗又要馬兒好,又要馬兒不吃草。要舒緩堆填問題,買少件衫,出街食飯叫少個餸經已可以。但香港人習慣了浪費,要搞環保,談何容易?

原刊於 Little Fat Ball

巨龍:史上最強化石出土完成/tc

2005 年,考察人員在阿根延 Patagonia 發現白堊紀巨型恐龍骨化石,震撼學術界。團隊負責人古生物學家 Ken Lacovara 形容這個重大發現有如付了首期買樓,一生將要賣命供款。

十年來古生物學界的協力合作,先由三個美國實驗室分工清理化石,然後經志願人仕用鐳射掃描了數千小時,研究團隊今年終於整理好標本及資料,昨天 (2014.9.4) 正式在科學期刋 Scientific Reports 宣佈,發現的骸骨屬於一頭仍在發育中的巨龍屬蜥腳類動物 Dreadnoughtus schrani 。這頭地球史上最巨型的陸上動物的體重和身型比最著名的暴龍 Tyrannosaurus rex 還要大幾倍,要以飛機來襯托:

「無畏巨龍」Dreadnaught schrani 體型要用波音 737 飛機來比較。Credit: Science Report

「無畏巨龍」Dreadnaught schrani 體型要用波音 737 飛機來比較。Credit: Science Report

絕無僅有的完整「無畏龍」化石

維基百科的 Dreadnoughtus 頁仍未有中文版。Dread nought 意謂無懼,廿世紀初的鐵造戰船亦以此為外號,取其身型龐大,其它動物名符其實地難望其背項,筆著姑且譯作「無畏龍」。重金贊助此項研究的創業家 Adam Schran 有幸留名古生物史,巨龍學名已定為 Dreadnoughtus schrani。

無畏龍 Dreadnoughtus shcrani 於阿根延 Patagonia 南部 Santa Cruz 省發現。 Licensed by Mikelzubi under CC BY-SA 3.0

無畏龍 Dreadnoughtus shcrani 於阿根延 Patagonia 南部 Santa Cruz 省發現。 Licensed by Mikelzubi under CC BY-SA 3.0

當年同時出土的無畏龍有兩隻,其中一隻的遺骸佔全部骨型的 70%,是史上絕無僅有的完整巨龍化石。大部份同類恐龍死後因為難以完全被淹埋,骨架被食腐動物破壞四散,所以紀錄上最完整的 Futalognkosaurus dukei 化石只有 27% 骨型。其實科學家對很多巨型恐龍的認識都由只佔 10%  骨型的化石估計出來,很多時候連這條股骨也沒有:

古生物學家 Kenneth Lacovara 與無畏龍股骨合照. Credit: Francie Diep

古生物學家 Kenneth Lacovara 與無畏龍股骨合照. Credit: Francie Diep

雖然無畏龍化石缺了頭⻣,但設計圖(文首)參考了近乎完整的骨骼化石 3D 掃描,相信和實物非常接近。讀者有興趣憑骸骨想像原物,可前往下圖中網址下載三維檔案,用 Adobe Reader 慢慢把玩。

Dreadnoughtus schrani 骸骨化石數碼模擬。 三維圖檔案按此下載

Dreadnoughtus schrani 骸骨化石數碼模擬。
三維圖檔案按此下載

科學家相信這頭曾稱霸南美的無畏龍「幸運地」被大量沙泥流徹底埋葬,得以數千萬年後從見天日。這幅罕有地完整的化石將會改寫及補充生物進化史上缺少的環節,及解答古生物學上很多難題,例如巨龍在家族譜上曾經歷過數次,還是一次過演化成陸上最巨型生物?怎樣從草食得到能量和養份維持龐大的生存需要,及怎樣進化?

對 Ken Lacovara 來說,今日只是樓盤正式「入伙」,在未來的日子,還希望這個「筍盤」不斷升值。

酒店真係咁污糟?「細菌指紋」跟你一世 — 小肥波

via W Retreat & Spa Maldives / flickr

via W Retreat & Spa Maldives / flickr

幾年前,小肥波去泰國芭提雅旅行,入住所謂五星級 Resort ,張床單竟然發黃、枕頭底有小強屍骸。心想:點解可以咁污糟?雖然投訴成功,換晒床單消毒一遍,但 holiday mood 全消,整天思疑有小強在腳邊走過⋯⋯

其實酒店眼不見的污糟更多,但要驚嗎?

原來,我們每個人身上帶的細菌群族都是獨一無二,且非常頑強,24 小時內就能進佔新住處,完全消滅之前住戶的痕跡。牠們會模仿之前住過的環境,不希望宿主來到異地,出現什麼冬瓜豆腐的情況。畢竟,大家有互利共生的關係。

所以酒店好似好污糟,只是自己的心理作崇。最終也會給你「一個五星級的家」。

我們也可以從這些細菌群族的分布,推算出一間屋有幾多人住、用邊間房,甚至離開屋前,最後在哪兒逗留過。忽發奇想,捉姦也不用在床上⋯⋯

這個新發現,相信有助法証調查,因為每人身上的細菌群族獨特性,堪比指紋,甚至更可靠。例如在兇殺案中,很難在屍身上很難留下指紋,但細菌卻能輕易留於兇案現場。現時,科學家正與夏威夷警方合作,研究「細菌指紋」留在人體上的情況,期望日後在破案時有實際用途。

假如「細菌指紋」真的能附在任何表面,變態的連環殺手犯案將會更難。黃道十二宮殺手 (Zodiac killer) 、開膛手杰克 (Jack the ripper) 甚至藍可兒死亡事件等「世紀懸案」將從此不再。

源頭論文:
Lax, S., Smith, D.P., Owens, S.M., Handley, K.M. & et al. (2014). Longitudinal analysis of microbial interaction between humans and the indoor environment. Science 29 August 2014: 345 (6200), 10481052DOI:10.1126/science.1254529